南宋高僧牧溪禅画艺术鉴赏
编辑:慧容 日期:2018-06-27 18:02

  禅宗画,从本质上说是修禅者用笔墨来印证人生体验的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唐代王维首开禅画先河之后,影响了一批禅画大家。如贯休、梁楷、石恪、牧溪、八大等这样的禅画大师,迨至明清以后即式微。禅宗画传到日本后,被大加发扬,后又扩展到欧美,已经成为世界美术史上的专有名词。

  禅画不拘任何体裁,不拘任何方式,只求把握住生生不息的禅心。简而言之,就是修禅者用笔墨表达禅理的绘画,原本是禅师接引学人的方法,后来影响到文人对水墨画的创作,对中国绘画艺术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禅宗画在历史上与杭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牧溪之前,有两位赫赫有名禅画家:贯休和尚与梁楷。


  贯休和尚是唐末五代名僧,存世《十六罗汉图》为其代表作。而在我们现今的杭州碑林(杭州孔庙内)就珍藏着这些古代绘画中的著名精品《十六罗汉像》刻石。这批刻石原是圣因寺的遗物,圣因寺的前身是清代康熙皇帝在杭州的行宫。



宋.梁楷《太白行吟图》

  梁楷是南宋人,祖籍山东,南渡后流寓钱塘(今浙江杭州)。他是名满中日的大书画家,曾于南宋宁宗(1194-1224年)时期担任画院待诏(最高级的宫廷画师)。梁楷的简笔人物画作品,将简练的笔墨写意画推上一个新的高度,使人耳目一新,对后世及现代的画家都产生了很大影响。

  牧溪的禅画艺术不仅受此二位前辈画家的影响,出家后师从径山寺住持无准师范佛鉴禅师,受禅林艺风的薰陶而作《禅机散圣图》,曾得到殷济川的指授。他的禅画有四个特点:随意性(生活化、主观化);简洁性(虚空感、想象力);超越性(破坏性、开创性);故事性(寓意性、启发性)。

  以下为牧溪传世部分画作鉴赏:


  《六柿图》画中,画面布局上留天,下留地,天大地小,墨色分浓淡干湿,五个成排,可排布顺序却错落有致,一个则在前方一点。恰恰刚好。唯有一颗漆黑如砚,由左而右,墨色渐渐变 淡,最后两个柿子完全着色很少,像是简单线描,却稍稍圆润些许, 线条虽简单,可稍不逊线条复杂画作的写意之感。六柿,给人感觉多不相似。

  剩余大片空白,让人感觉十分安静。 还有。“柿”同“世”同音,六柿也可为牧溪对世界本源的理解。看到《六柿图》第一眼,从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分别有不同感官,六柿是否为六种感官?


  九二: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象曰:其子和之,中心愿也。

  鹤在树阴下鸣叫,小鹤在旁边跟着鸣叫。我有上好的美酒,与你共同分享。象辞意思是:小鹤在旁边跟着鸣叫,是心中真诚的愿望。《易经》中孚卦。

  “牧溪猿”表现出超越社会、时代的人类与动物共同的佛性,也是人世间永恒的主题。

  白衣观音神态自若,气定神闲,带有一丝哀愁,身旁一只玉净瓶插着柳枝;《坛经》说:一时端坐,但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来无去,无往无回,坦然寂静,既是大道。


  《潇湘八景图》在日本最有名气,影响最大。南宋时期流入日本,当时在日本的画坛引起十分大的冲击。其中一些画面成为日本庭院设计的起源。例如著名的“近江八景”即是典型的模仿之作,还有彦根城脚的“玄宫园”也是模仿潇湘八景而建,园名是借“唐玄宗皇帝离宫”之意,园内撰有说明的木牌。

  画面上都有“道有”的印章,是室町幕府的三代将军足利义满,他把“八景”分割开来,藏在别墅“北山山庄”里,此山庄后更名为“鹿苑寺”就是现在的京都名胜“金阁寺”。在日本被称为“中国风格禅寺建筑的顶点”。

  室町幕府衰微后,牧溪的作品遭到丰臣秀吉、德川家康等新的权力者的分抢,分藏于各地的大名宝库中,于是后来再现“天下名宝”的全貌,成为统治者的梦想,江户幕府的八代将军德川吉宗组织集体复制“八景图”的工程。


蚬子和尚图 84.7x31.4cm纸本 水墨 日本日野原昌广藏


白菜图 纸本水墨 37.4x64.9cm 日本帝室御物

  牧溪对日本水墨画的深刻影响,被称为“日本画道大恩人”。在我国元代画史著作《图绘宝鉴》中提到,他开创了禅宗画派“六通寺画派”,僧萝窗是代表人物。自牧溪以后杭州六通寺成为代代画僧的禅院。

(文中部分内容由卢家华先生整理提供)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