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 | 月在浮云浅处明
编辑:王华 日期:2019-07-05 17:15

 

七绝《江上秋夜》

雨暗苍江晚未晴 井梧翻叶动秋声
楼头夜半风吹断 月在浮云浅处明

——(宋)道潜


 
 
 

01 赏析
 
  宋人写景,往往不满足于总体印象的概括或静态的勾勒,而是刻意追求深细地表现出时间推移过程中的自然景物的变化。全诗四句四景,分别选择最适宜的角度表现了阴雨、风起、风停及将晴时分的景色,虽一句一转,却合成一幅完整的画面。

  第一句
  写阴雨笼罩中的苍江到晚来还没见晴,“暗”字气象浑涵,下得精当,不但用浓墨绘出了天低云暗、秋水苍茫的江景,而且使浓重的雨意和渐渐来临的暗夜自然连成一气,一句写尽了白昼到傍晚的天色。

  第二句
  首句是从大处落墨,第二句则是从细处着意。井边的梧桐翻动着叶子,飒飒有声,是风吹所致,此时倘若还是“梧桐更兼细雨”,便应是“到黄昏点点滴滴”(李清照《声声慢》)的另一番景象了。由梧叶翻卷的动静辨别风声,可见此时风还不大,始发于树间,因此这细微的声息暗示了风一起雨将停的变化,又是秋声始动的征兆。

  第三句
  第三句写半夜里风声才停时的情景,“吹”与“断”说明风曾刮得很紧,从楼头判别风声,就不同于从桐叶上辨别风声了,必定要有相当的风力和呼呼的声响才能听出是“吹”还是“断”。所以这一句中的“断”字放在句断之处,与上一句井梧翻叶相应,虽只是写风的一起一止,却概括了风声由小到大,吹了半夜才停的全过程。这正是欧阳修所写“初淅沥而萧飒,忽奔腾而澎湃,如波涛夜惊”(《秋声赋》)的秋声。

  这两句全从江楼上的人的听觉落笔,真切地写出了秋声来时江上暗夜中凄清的气氛。这个“断”字还承上启下,带出了最后一句精彩的描写:风停之后,乌云渐渐散开,但尚未完全放晴,月亮已在云层的浅淡之处透出了光明。

  第四句
  准确地抓住了浮云将散而未散的这一瞬间,表现出月亮将要钻出云层的动态,烘托出半夜风雨之后天色初晴时那种特有的清新和宁静的气氛。“明”字在首句“暗”字的映衬下,成为全诗最耀眼的亮色,在结尾处预示出一片雨过天晴的明朗境界。

  作者纯以写景的真切细致取胜,如果没有对秋意的敏锐感受,便不容易准确地捕捉住每个特定时刻的景物特征,如果没有精巧的构思和炼字,也不容易在一首短短的绝句中如此层次分明地展现出景色随天色阴晴而转换的过程,并形成浑成的意境。



02 道潜禅师简介
 
  道潜(1043-1102),字参寥,杭州于潜(今浙江临安)人。俗姓何,本名昙潜,赐号妙总大师。自幼出家。与苏轼、秦观友善。

  苏轼被贬黄州,他曾千里探访,与苏轼同游庐山。苏轼任职杭州后,与他写诗唱和甚多。后来苏轼被贬到岭南,他也因写诗讥刺时政而受到牵连,被勒令还俗。

  1101年(建中靖国元年)受诏归还,仍削发为僧。1106年(崇宁五年)归老江湖。

  道潜能写文章,尤其喜好作诗,为苏轼所称赏。善于写景咏物,他体察入微,寓意深刻,比如“百舌黄鹂方用事,汝音虽好复谁听”,平淡无奇的描写却含蓄隽永,令人回味余甘。有《参寥子诗集》。



03 省思
 
  人生就像一条溪流,时而激情澎湃,时而默默流淌,从朴实无华到蕴藏丰富,在艰难中跋涉,在困境里高歌。人生也像天空中的白云,飘荡不停,行踪不定,但只要细心观察,就能感悟其中的深意。

  这首诗的最后一句蕴含了深刻的人生哲理,谁的成功不经过一番凄风苦雨,唯有扛过那些艰难时刻,才能欣赏到“月在浮云浅处明”的美妙。

  读诗从中感悟禅理,红尘十丈却困众生芸芸,仁心虽小也容我佛慈悲。禅心本是澄明晶莹,但也要经过风雨的洗礼,当内心深处的尘灰被掸扫得干净了,也就可以平心静气地感受大自然的恬淡与深邃。





编辑|妙莲
责编 | 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