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架子
编辑:慧容 日期:2018-04-15 09:57

文:演仁

  佛陀传法四十多年来,以关注人的异化开始,以消除人的异化为最终目标。佛陀给人指出一条寻求解脱的菩提大道,只有在这条菩提大道上,才能认清自己,还自己的本来面目。而今的人们,异化得连自己也认不出自己,不仅活得很累,而且也活得很苦。
  譬如有人说,人着衣,要有自己的个性,如果没有个性,只有去追求时髦新潮,人就成了“衣架子”。
  此话说得虽有些刻薄,但也道出了人被异化的真实现状。所说的“衣架子”,就是用种种“衣饰”把自己包裹起来,隐去自己原本的那点真实而善良的人性,也就是人被异化的表现。这样的人,自然是活得又累又苦。
  与二三十年前的中山服、蓝灰卡、绿军装的扼杀个性的大一统时代相比较,现代人的衣着真正是花样繁多,色彩斑斓。步人大街小巷,如人万花丛中,叫人目不暇接。时韵风流,几多惬意,几多温馨,同时也平添几多迷惘,几多思索。且不说追风逐里的东施效颦直叫人常倒胃口。“衣架子”太多,也不管流行色、流行款是否与自己的实际情况对路,一拥而上,都去“流行”一番,殊不知“流行”到大潮中去,都是一般颜色,同种式样,真实的自己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衣着要有个性,也就是要和自己的气质、风度、性格、职业、环境、习惯以及自己的身材、肤色等相协调,展示出自己生活的韵味,表达自己对美的理解与追求,不追奇猎异,不随波逐流,以对生活的真诚的心去装点自己的外表,达到内在美和外在美的和谐与统一。
  拓展开去看,生活在社会中,压抑个性而投机应世,甘当“衣架子”的人,随处可见。例如,不知曹雪芹、托尔斯泰而大吹文学创作;不知贝多芬、阿炳而大谈音乐欣赏;不知老子、庄子而大侃“无为”哲学。这样的“衣架子”,其高谈阔论倒不必去过分认真,因为这只是为装点门面而玩弄高雅,给已故的大师们脸上乱涂几笔而已。而那些为功利目的压抑自己天性的“衣架子”,该哭的时候却强装笑颜,该节省的时候却出手大方,该制止的恶事反去附和,这些甘当“衣架子”的人,不仅长期被扭曲变形,早已变得叫人认不出,而且社会也被他们扭曲变形,与建设“和谐社会”背道而驰了。
  人的衣着是假相,人的行为如果也是假相,那就失去了自己的本性。妄念一起,追名逐利,“著五欲乐,障诸善根”(《华严经》),当然烦恼自起,难得自在。
  如果说,人当个“衣架子”可悲,那么更可悲的是,以当“衣架子”为荣,已经面目全非还在自鸣得意,那真是万劫不复的“时髦”的奴才了。人啊人,为什么不多一点坦诚,少一些掩饰;为什么不多一点忠厚,少一些诡谲;为什么不多一片纯真,少一些欺诈呢?也许世法原本如此,人人都在被异化,同时人人都想抗拒异化,找回自己做人的本性,不愿当个“衣架子”,在当今的社会,却又不得不当“衣架子”。当“衣架子”活得太累,太苦,所以多数人还是想超越,想解脱,以找回自己的本来面目。找回多少,那就看各人觉悟的程度了。
  太虚大师云:“把人的本性实现出来,从人生体现出全宇宙的真相,才完成人的意义。”多么大的气魄与胸怀!人的本性,也就是全宇宙的本性,实现人的本性,人生活得才有意义。当个“衣架子”,失却了人的本性,人还有什么快乐与幸福呢?而人的本性,是人的本性的极至,是洞穿本性的幽壑,灵明绝妙,不加粉饰,不加渲染,不加雕琢,大干世界,才因个性的丰富多彩而显露全真。想古代祖师们,德山棒,临济喝,南泉斩猫,俱胝竖指,丹霞烧佛……各有各的独到,各有各的精彩,哪个不是宇宙真相的显露呢?正道是:

  几番做戏几多成,
  因看镜中人可真?
  莫让衣衫障慧眼,
  心无染俗是人乘。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