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
编辑:慧容 日期:2018-11-15 10:37

文|释光智

  编者按:2018年11月3日,”纪念巨赞法师诞辰110周年文化系列活动“在巨赞法师的家乡江苏省江阴市隆重举行。在系列活动中举行了”巨赞法师爱国爱教思想及实践“、”巨赞法师新佛教思想与人间佛教“、”巨赞法师与中国传统文化“三个主旨研讨会。会上多位高僧、学者做了主题发言,与会专家学者、大德法师就巨赞法师爱国爱教及其实践、生活弘法等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为当代佛教传承发展提供了富贵的历史经验。我们将撷取研讨会上的精彩发言与论文,陆续发布以飨读者。

  在这巨赞园内举办纪念法会,及巨公的书画作品展览,使吾能拜读巨公的伟大成就,及进一步了解巨公佛学思想及书法艺术,和他爱国爱教的民族精神,发自内心深处对我的恩师巨公的真诚敬仰!

  这个纪念活动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从佛教近代史上来谈,修行佛道成功者如数家珍,巨公可谓神态庄严如弥勒之自然,气魄神怡、寂愤之相,令人肃然起敬!都是精神出世,清修传道。

  巨赞法师不仅是高僧大德,还是书画家、武术家、佛学家,具儒释道三家文化之大成。周恩来曾称赞他为”上马杀贼,下马学佛“,他是唯一参加开国大典,登上天安门城楼的高僧。在中国近代史上,涌现出了一大批堪称大师的思想精英,这一方面是由于社会动荡带来的巨大思想变革所促使,另一方面也因为对于民族危难之时,救亡图存的思考。这股洪流不但席卷了整个社会,也冲击到了佛教,由此出现了诸如太虚、虚云、印光、弘一、谛闲、印顺等等,足以名载史册的高僧大德,在这浩瀚星空之中一定有颗明星是属于巨赞法师的!

  然而,这位本应同样璀璨的高僧却很少有人关注,这可能跟他饱受争议有关。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曲折传奇的一生和对佛教居功至伟的贡献,是值得我们去深入了解和思考的。

  所以我只能谈一谈个人的见解,总的来说,巨赞法师的一生可谓是曲折而传奇的,他对佛法的深入,对社会局势的佛教状况的关注和拼搏,以及后来对于维系佛教生机所作的努力,任何一个方面老师常人难以企及的。

  一、出家求道  勤学佛法

  我能理解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挺不容易,一般的青年是没有勇气。社会贫穷、政府腐败,加上外族入侵,为了尽忠报国,巨赞从青年投笔从戎,加入抗日的洪流,为了推翻蒋家王朝,逼得走投无路,才遁入空门做地下工作,为新中国成立作出了贡献。1931年,他到杭州灵隐寺要求出家,巧遇太虚大师介绍,方能如愿,真是佛法的伟大,拯救国家民族于危难之中,太虚大师特别赞赏巨赞法师勤学苦修的精神,他精研各宗教义,这段时间他受太虚大师的影响很深,一直追随太虚大师的佛教改革运动,寻求中国佛教发展的新途径。

  二、爱国爱教  精忠报国

  这是一种至高境界,巨赞法师辞亲割爱,识心达本。本应该专心深入经藏,获得智慧如海解脱境界,但为什么还投身于抗日的前沿,这就是我要以赞叹之处。1940年巨赞法师带领”佛教青年服务团“到长沙前线进行宣传等活动,当地称之为”和尚兵“,此举受到周恩来赞赏,亲书”上马杀贼,下马学佛“之语相赠。阿罗汉果,此云:杀烦恼贼;抗日战争是杀国家之强盗贼,不是为了众生求安乐!

  三、护教安僧  苦恼孤诣

  这一点我重点对巨赞法师感谢!感恩!感激!在大陆解放的前夕,佛教界也是动荡不安,许多高僧大德都选择去了台湾,然而巨赞法师却坚持北上。当时许多人对此很不理解,有辱骂他、嘲笑他的,也有同情担心他的。对此,巨赞法师坦言:”我为佛教在新社会中,争取一个合理的立场与正当的工作岗位而来北京。“而且在他与法舫、印顺等法师的信中更是说道:”两千年佛教之生死存亡在此一举,忍置身事外任其生灭乎?“正是怀着这样赤诚的护教之心,1949年4月,巨赞法师自香港抵达北京,参加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和开国大典,并创办中国佛教协会和中国佛学院。

  关于巨赞法师在文革期间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虽然时至今日世人对巨赞法师仍是有所争议,但正如他在出狱诗中写到的:

 

不婚不宦情如洗 独往独来无所求
收拾乾坤归眼底 一肩担尽古今愁

  真正可以看出他的高风亮节、豁达与担当,作为乱世危局中的佛弟子,学佛法努力过、践行过,便足够了!

  我的赞叹!有诗句为证:

难得人生亦为僧,爱国义士爱教真。
金刚怒目菩萨眉,即身殉教垂千古。
而今世道常变迁,鱼龙混淆秋江浮。
谁能与汝论千古,晚辈深叹永不朽。

  关于巨赞法师的佛学思想,我用十六个字来概括:”深入经藏,广涉诸宗。判摄空有,独抒己见。“巨赞法师在半个多世纪的佛教信仰实践中深入三藏、解行并重、博采众长、各宗并弘。同时精研儒道经典,擅长诗词歌赋,着力中医气功,学习多门外语,兼通中西,并融内外。大师一生笔耕不辍,可称得上现代百部论著,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是《唯识宗》辨论,批评性的论熊十力的《新唯识论》,影响力很大,佛学与哲学的交合点。

  他的见解深入透彻,因为从唯识学的核心义理”唯识无境 “的角度而言,唯识学是肯定不能承诺外境,凡夫所认识到的并执着为实有的外境,只是识内显现影像而已。如果明确地认为唯识承认外境,肯定不会为纯正的唯识学者所接受的。

  可谓感师恩如海,依教奉行,法乳千秋,巨赞法师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的不生不灭的法身精神永远活在佛弟子的心中。古人所追求的长生不老的愿望,是一种梦想与梦幻,实质要悟懂,肉身虽坏精神不死,用中观学说的空性讲,灵性的本质是空,五蕴皆空,唯识无境也是空。《楞严经》云:”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生与死是轮回的现象,也是本性表现的一种形式,这对很多人看来是荒谬不可信的,但它给予人们是一种希望和奋斗不息的鼓励,有这种希望的人。

  巨赞法师崇高的一生,我总觉得今生的奋斗不为别的,巨赞法师,他是乘愿再来之人,他的法身慧命是永恒的,没有生死、没有烦恼,生命永远在表现自己的一切,而您那样伟大且神圣的佛教信仰,激励着未来的佛弟子,您的法身灵光,照亮了每一位修行者的道路,修行究竟隐藏着什么玄机啊!真正让我忘却不了的,还是人,还是神仙,还是佛陀,就是宇宙法界之身吧……

  赞颂云:

道骨悲相德操身,菩萨本是再来人。
通达古今甚深义,放下便是自在人。

光智于:香光寺明心斋 2018年11月1日


编辑|慧容
责编|妙莲

出狱诗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