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自来去
编辑:慧容 日期:2018-11-15 10:51

  清晨,灵隐寺古刹淅淅沥沥的飘着小雨,秋色尽然的古刹分外静谧,往来游人香客参学观礼,徜徉在东南佛国空灵出尘的胜境中,感受着佛门的清净与祥和。殊不知,这漫天细雨恰正无声缅怀与这古刹有着殊胜因缘的一代佛门领袖——巨赞法师,11月6日是巨赞法师诞辰110周年纪念日。

热血青年遁入空门 太虚大师寄予厚望

  巨赞法师俗家姓潘,名楚桐,字琴朴,江苏省江阴县人,一九〇八年(清光绪三十四年)出生。巨赞幼读私塾,及长就读江阴师范学校,一九二七年毕业,同年到上海考入上海大夏大学。他在校时就参加了“爱国活动”,与激进人士相往还,返回江阴后,负责江阴东乡的组织宣传工作,并在地方上担任小学校长,主要是从事地方上的民运活动,他领导中小学教师罢课游行,后被土豪劣绅告发,1930年秋被国民党省党部下令通缉,险遭逮捕。1930年,逐来杭州,匿居在西湖的灵隐寺。

  巨赞在灵隐寺中接触佛教文化,阅读经典,萌生出家之念。巧遇太虚大师,当时太虚大师在灵隐寺任首座和尚,大师让他撰文叙明出家原因和抱负,他模仿《庄子》的笔法写成,太虚看后十分欣赏,随即将他留下并介绍给灵隐寺方丈却非披剃出家,法名传戒,字定慧,同年由太虚法师举荐,至南京宝华山隆昌寺受具足戒,圆戒后回灵隐寺,进一步深入经藏,研究法相唯识、天台教观,华严义理,以至于禅学、三论等大乘经典,勤学苦修,在佛学和修持方面都奠下深厚的基础。

周恩来赠书褒奖 徐特立劝其还俗

  抗战爆发后,巨赞法师奔走于福建、香港、广东、湖南等地,组织佛教徒参加抗日救国活动。

  1938年,巨赞法师应湖南南岳华严研究社邀请,前往该社讲学。面对日本侵略者的大举进攻,大片国土沦丧,巨赞法师在研究社讲堂上激奋地说:“佛本慈悲,但当今妖孽横行,日寇逆天行道残害生灵。佛亦要作狮子吼,降魔灭邪,以正天理!”

  巨赞法师动员南北佛道教徒众立即行动起来,走出寺观,投身战斗,为抗日作出贡献。期间,巨赞法师发表了著名的《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告各地救亡团体同志书》,号召“所有南岳的佛道同仁,从18岁到45岁,都分别编入宣传队、救护队、慰劳队,在岳训班政治部的监督指导下,举办一个‘战时知识训练班’”,并“用英、法、俄等各国文字,散发《告各国佛道同仁书》,广泛地推动国际佛道信徒的反侵略运动”,“用日本文字编印传单小册,以爱护和平正义的佛道理论,唤醒日本人民”,为抗战救国不遗余力。

  1939年春,巨赞法师在上封寺,见到了特地来南岳给正在举办的游击干部训练班作报告的周恩来和叶剑英。周恩来看了巨赞法师的《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告各地救亡团体同志书》后,连声称赞道并当场挥毫写下“上马杀贼、下马学佛”8个大字题赠巨赞法师。

  这期间徐特立也数次与巨赞法师会谈,有意劝巨赞法师还俗,但法师未为所动,曾挥毫写下:“身在佛门,愿不惹人间是非,国有大难,今显出炎黄本色”联语表明立场。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巨赞法师的坚实而笃定的信仰和热诚而深切地爱国情怀。

为国难奔走呼号 为人民开戒歼敌

  巨赞法师在湖南受了不少坎坷,几乎遇害,后来展转到了桂林,任月牙山寺住持、广西佛教会秘书长。1941年与道安法师创办《狮子吼》月刊,并担任主任,继续宣传抗战与佛教革新运动。

  次年卓锡桂平西山寺,后任龙华寺住持,经常参加抗日集会,发表演说。1944年,巨赞法师曾协助瑶王李荣保,伏击日军,歼敌百余人,取得重大战果,极大的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日寇为之震怒,四处搜捕巨赞法师。

荷担如来家业 争取佛教地位

  抗战胜利后,巨赞法师经广州返回杭州,驻锡他出家的祖庭灵隐寺,并出任浙江省佛教会、及杭州市佛教会秘书。翌年他为介绍灵隐寺概况,撰写了一本《灵隐小誌》的小册子。1948年,他继会觉法师之后,出任杭州的武林佛教学院院长。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重新致力佛教的教育事业。他教学注重开放式和启发式教育,要求学生不仅要勤于读佛书,而且应读文史哲等学科的书,认为只有深入了解“世间法”,才能更深入地了解出世间的佛法,并多次应邀赴台湾、澳门、香港讲学。

  新中国建立前夕,许多名流显贵,纷纷离境,而巨赞法师则毅然从香港回归。面对反对意见巨赞法师表达了初衷:“为佛教在新社会中,争取一个合理的立场与正当的工作岗位而到北京”。在与诸同道商讨改革佛教事务时他这样说:“二千年佛教之生死存亡在此一举,忍置事外任其生灭乎?

  1949年4月巨赞法师从香港抵达北京,为改革佛教上书毛泽东及各民主党派。1949年9月,巨赞法师作为宗教界民主人士代表之一,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由于在抗战时期的突出贡献,巨赞法师被推举为660位开国元勋之一,10月1日,巨赞法师作为佛教界代表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他是唯一身着僧衣站立于天安门城楼上的出家人。”

历经磨难初心不改 爱国爱教胸怀坦荡

  1952年,巨赞法师参加筹建中国佛教协会,成为中国佛教协会重要的缔造者之一,1953年后一直担任协会副会长,并曾兼任中国佛学院副院长。

  十年动荡期间,巨赞法师也未能幸免,一度蒙冤入狱八年之久。有人问巨赞法师:您在监狱里头呆了好多年,你感觉怎么样呀?

  巨赞法师说:“我很感谢把我关进去,呆了七、八年。我要不是在那里头,在社会上的话,早就被造反派打死了!关进去就安全了,实际是把我保护起来了。还有一点应当感谢,我平常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好好地修禅定,在狱中没什么事情做,吃饭穿衣不用操心,我就有时间练禅定。我练了七年,功夫上去了。要是平时,我工作很忙,要开会,要出国,要接待各方面的人士......我哪有功夫练禅定?现在有七年时间专门练禅定,我的层次就上去了,你能不感谢!”

  巨赞法师宽容感恩的心态,是法师一生行持的体现,巨赞法师风趣幽默的谈吐更是这位老者的慈悲欢喜的例证。

  一天巨赞法师家乡的远亲带着孩子去看老和尚,老和尚很高兴,带着小孩子去撞钟,看着稚嫩的孩童,巨赞法师开心的对孩子说道:“爷爷没什么门路,但是你如果将来要出家做和尚,那爷爷这里方便的很。”说完爽朗的大笑。

 

▲《收拾乾坤归眼底》 杭州云林志工艺术团演唱

  “不婚不宦情如洗,独来独往无所求。收拾乾坤归眼底,一肩担却古今愁。”这首《一九七五年出狱后书感》是巨赞法师在文革后重获自由时写下的诗句,从中足可以看出他的高洁品格、豁达操守,虔诚的佛教信仰与责任和担当。 

  1984年,巨赞老法师病逝于北京,世寿七十七岁,僧腊、戒腊各五十二。

  纵观巨赞法师的一生,可谓是曲折而传奇,他对佛法的深入专研,对国家命运与佛教发展状况的关心,以及后来对于维系佛教生机所作的努力,对当代佛教发展做出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巨赞法师与灵隐寺因缘深厚,他的佛教启蒙在灵隐寺,他剃度落发在灵隐寺,他的佛教教育改革在灵隐寺,在他所著的《灵隐小誌》中细数着灵隐寺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而后又两次修改《灵隐小誌》使其更宜流通,而今《灵隐小誌》已经发展为英文版、日文版等多种语言,带着巨赞法师的慈心悲愿,接引着海内外宾客。

  今天缅怀这样一位大德法师,佛门领袖,感念他在时代变革之际,力挽狂澜,为保护佛教文化传承所做的不懈努力,在灵隐寺的祖师殿这位灵隐堂上的先贤,慈光加被着古刹的日出日落,诠释着一位佛门衲子的真本色。

撰稿|慧润
美编|慧容
责编|妙莲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