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给俺娘做顿饭

曹景常

想给俺娘做顿饭,是由来已久的想法。

上个周日,忽然特别惦念乡下的爹娘。一大早,就拽着小儿,直奔乡下而去。

因为正是春播季节,哥哥姐姐都到地里忙活去了,我自告奋勇想下厨做饭,却被娘拦住了,我只好给娘打下手。

东北的春天,风大。设在外间的厨房烟气也就很大。娘怕呛着在里屋炕上写作业的那几个孩子,时不时叮嘱要把里屋的门关严,而外屋门开一会儿,就被风给吹上,满屋子烟气缭绕,很呛人。看到娘在灶前被呛得直流泪,心里酸酸的,眼睛也不由得湿了。娘以为我是被烟火呛的,便招呼我也蹲在灶前:“二儿,来蹲下。烟往上跑,蹲下就不那么呛得慌了。”陪娘蹲在灶边,那红红的灶火映着娘那沧桑而憔悴的脸庞,心中更是不好受。

说真的,长了这么大,自己的孩子也都10多岁了,别说给娘做饭了,我还是头一次陪娘做饭。小时,我十分粗心,也很懒,总是饭来张口,很少体会到娘在烟熏火燎中忙碌的辛苦。多少年了,一向是娘把一切都打点得好好的,让我们五个子女吃现成的,把我们都养出了一身的书卷气,似乎很少有人们所说的“人间烟火”的俗凡气息。而我长大成家后,偶尔也下厨房。可那是在城市的灶间,轻轻地一拧,兰色的火苗便跃然而舞,抽油烟机一开,在舒缓的节奏中,烟火之气就飘然屋外了。

看娘连切菜都有些缓慢的样子,就忍不住抢下娘手中的菜刀。“还是我来吧,你从来也没下过厨房,怕弄不好的。”娘还是有些不甘心“放权”。但我知道,娘真的老了。可不,快70岁的人了,动作哪还能像当年的麻利利索?只有从那握刀的姿势上,还能找出娘年轻时干活轻快麻利的影子。看我执意要动手,娘只好笑笑,在一旁做“技术指导”。

应该说,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走近人间烟火,心中有些兴奋,但更多的还是愧疚:这么多年,作父母的为我们儿女做了太多太多,而我们连为他们做一顿饭这样简单的事,都没能作到。做儿女的哪能不愧疚?!我平时口头上常说的好好孝敬父母,在这最平凡最不起眼的人间烟火中,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那顿饭,我做了三个菜,娘很自豪:“看,我二儿子的手艺不错呢!”其实,我的厨艺水平,自己最清楚了。我也知道这一顿饭对于娘来说,不在于菜的好吃与否,而在于她一向不下厨房的儿子还有这样的“本事”。孩子身上的每一个亮点,哪怕是最不起眼,在父母的眼中,也是灿烂的太阳啊!娘越是夸我,我心里就越不是滋味。也就不住地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钻研厨艺,有机会多为爹娘做菜吃!可回头也觉得自己的决心下得很是苍白:这样的承诺,我又能实现多少呢?

回城时,爹娘都站在篱笆墙边送我,走出几步回头看,娘还站在那儿,时而用手抿一抿被春风吹得有些散乱的白发……

在模糊的泪光里,那白发飘舞成我人生中最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