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我与灵隐情缘
编辑:王华 日期:2019-06-19 09:49

 

 

  编者按

  每一张照片,或是一个历史瞬间,或是一个时代符号,或是一段温暖光阴的记忆,叙述一段段往事。在杭州灵隐寺佛教传统文化的浸润和滋养下,您一定会许多收获。请你一起来抒写“我与灵隐的故事”。

  由杭州灵隐寺、都市快报社联合主办,杭州风行视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协办的“影像·记忆·感恩杭州——我与灵隐”征稿活动正在进行中,许多民众积极投稿。他们用照片、故事来讲述自己眼里的灵隐。今天刊登云林志工团精进组志工赵洪兵的投稿——灵隐情缘。


 

全家6人在灵隐寺合影(右一 儿时的我)

  在我家几本厚厚的相册中,不乏我与父母及三位姐姐全家福的合影。这些照片是父亲当年用他那台德国莱卡相机拍摄的,对我来说非常珍贵,相册不仅记录了我幸福快乐的童年,也记录了我与灵隐寺的情缘。

  从牙牙学语的幼年,到纯真可爱的少年,直至年老的我,相册里的照片见证了我的人生。


 
父亲年轻时的照片
 
 
解放初期父母亲和两位姐姐的合影

  我的父母亲是解放前入党的老党员。在我的记忆中,父母亲的工作是非常忙的。但是只要一有空闲,父亲就会带着我们全家人一起郊游。杭州灵隐寺是我们全家去得最多的地方。

  炎热夏季,灵隐古树参天,冷泉潺潺,到处都流溢着清凉。我和姐姐会在灵隐飞来峰的溶洞里捉迷藏、过家家;在清凉的山泉中戏水打闹。乏了,就占据一条石椅躺下。随着母亲的呼唤,我们回到父母的身边,大口吃着先前浸泡在冷泉中的西瓜。无疑,那是我们姐弟四人最开心的时光。

  灵隐寺前的飞来峰及山岩上的众多石刻佛像和佛像脚下流淌着的涓涓山泉,是我喜欢而又产生好奇的地方。


 
 

  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天真的的小不点,经常会缠着父亲问许多奇怪的问题。

  为什么这座山峰是飞来的,是从哪里飞来的?为什么这座山上会有这么多的石头人?这些石头人是谁做的,这些人的本事怎么会这么大?

  为什么灵隐寺的房子会建得这么高大?为什么在灵隐会看到好几个大肚子菩萨,菩萨的肚子为什么会这么大?为什么我们家不住在灵隐寺?

  为什么灵隐寺会有把头发都剃光了的人?为什么这些人穿的衣服跟我们不一样?

  面对一个个为什么,父亲总是不厌其烦地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在灵隐寺,父亲跟我们说话的声音会跟平时不一样,总是那么轻声细语的,生怕会惊扰到什么。



  灵隐寺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是那样的神秘;灵隐寺许许多多的神奇故事深深地吸引着童年的我。

  每次离开灵隐,我都会表现出些许不舍,还未离开就期盼着下次的再来。我闭上眼睛,灵隐寺与飞来峰,一定会若隐若现地出现在我儿时的记忆之中,难道说这就是佛缘吗?


 
文革后期 我们家多了一个人——当上军官的大姐夫

  岁月如歌。文革期间,我作为一个旁观者,耳闻目睹了浙大学子挺身保护灵隐寺与飞来峰的壮举。

  成年之后,当陪同国内外朋友游览时,我一定会推荐他们去看看灵隐寺与飞来峰。

  那时的我,还算不上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佛弟子,但是我对灵隐寺充满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情愫,灵隐寺的一楼一殿、一牌一匾、一草一木总是吸引着我。我会用自己有限的知识,向他人讲述千年古刹灵隐寺在杭州人心中的地位,讲述飞来峰飞来的故事,讲述神僧济公与灵隐的故事。


 
我穿上了新的云林志工服
 
  2017年,我有幸成为云林志工团的一名志工,有了更多的机缘亲近灵隐寺,亲近灵隐寺的法师,我对诸佛菩萨的庄严、对佛法僧三宝的神圣,有了进一步的深入了解。


 
《藏经楼赞》
 
权实教典,法宝灵文,
三藏经卷一微尘。
剖出在当人,不二法门,
普度出迷津。
南无宝轮藏菩萨摩诃萨
摩诃般若波罗密


 
  不可思议的是我连续二次登灵隐寺藏经楼翻晒经书,那经历实在令人难忘,只能用“震撼”二字来表述。

  杭州灵隐寺藏经楼藏有《房山石经》《开宝遗珍》《宋藏遗珍》《高丽大藏经初刻本辑刊》《高丽藏》《乾隆大藏经》《碛砂藏》《赵城金藏》《永乐北藏》《嘉兴大藏经》《径山藏》《大正藏》《卍正藏》《卍续藏》《频迦大藏经》《普慧大藏经》《中华大藏经》(汉文编)《中华大藏经》(藏文编)《敦煌大藏经》《佛光大藏经》《中华律藏》《汉译南传大藏经》《中国贝叶经全集》等20余种大藏经。

 
2018年7月 我登灵隐寺藏经楼翻晒经书

  在翻晒经书之前,法师带领我们沐浴净手,依晒经仪规,拈香诵咒,然后再传递经书晾晒。

  当我从法师手中接过钥匙,亲手打开一扇扇沉重的藏经书柜木雕柜门,神圣的佛教经典呈现在眼前之时,一种震撼袭来,让我内心发出阵阵惊叹。



  惊叹佛陀智慧的结晶——佛经如此浩如烟海;惊叹自己是何等的幸运,遇此胜缘,能有机会得以接触难到法宝汇集——大藏经,亲手传递经典,晒经清理,积累福慧,为未来开启智慧,成就佛道种下金刚种子。

  虽然手中的佛教经典对当下的我还是遥不可及的天书,但在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牵引着我去探索去挖掘,深入其中,品尝法味。


 
灵隐寺藏经楼远眺

  在灵隐寺,每一次我合掌于佛前,灵魂升华。学佛使我知晓了在广袤浩瀚的宇宙天地之中,自己的生命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倍感生命的有限和无常。


 
父母亲离休后在干休所的留影

  翻看家中的老照片,给予我生命和快乐童年的父母,早已殁入黄泉;照片中的那个天真无知顽童,也业已垂老。双鬓悄然染霜,暮齿渐渐摇荡,逝去的红颜无可追回。光阴易逝,人生无常,正如清晨飞来峰草叶的露珠。

  学习佛法,我变得越来越聪明了,开始懂得如何回归真正的本我,如何获得解脱的智慧,如何保持自己清净的心,犹如莲花不著水,犹如云彩不住空,犹如鸟飞过后无痕迹,犹如抽刀断水水更流。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金刚经》偈句

  穿上“云林志工”服的我,终于找到了当年没能从父亲那里得到的答案,虽然来的有点晚。我终于明白了“峰从何处飞来、泉从几时冷起”。

      ——云林志工团精进组志工赵洪兵





供稿 | 洪兵
供图 | 洪兵
编辑 | 妙莲
责编 | 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