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难忘的记忆
编辑:王华 日期:2019-07-01 14:40

 

  编者按

  每一张照片,或是一个历史瞬间,或是一个时代符号,或是一段温暖光阴的记忆,叙述一段段往事。在杭州灵隐寺佛教传统文化的浸润和滋养下,您一定会许多收获。请你一起来抒写“我与灵隐的故事”。
 
  由杭州灵隐寺、都市快报社联合主办,杭州风行视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协办的“影像·记忆·感恩杭州——我与灵隐”征稿活动还进行中,许多民众积极投稿。他们用照片、故事来讲述自己眼里的灵隐。今天刊登巴西阿雷格里港市李玉龙的投稿——我记忆中的灵隐寺。



  解放那年,我们家从北京迁居到杭州。我母亲隐瞒了父亲国民党黄埔生的身份,凭北京大学毕业文凭应聘,进了浙江省军区96医院当了一名医生。


 
我母亲(謝婉萍)的毕业照

  1956年96医院改编为南京军区117医院,迁到灵隐九里松新建的院区。


 

镇反运动时我父亲锒铛入狱

  那一年我才七岁,就读于灵隐小学。灵隐寺给我留下了童年难忘的记忆。



  那个时候,灵隐寺附近人迹稀少,仅有一路公交车,每小时一班车。下午5点是最后一班车。



  我记得那时候学校放学之后,我们一群小伙伴会相约去灵隐寺玩。傍晚时分,游客已纷纷离去,大雄宝殿内空空荡荡,我们三三两两在大殿内捉迷藏,拿香炉里残余的香棒蜡烛玩。只有大声喧哗时,师父才会出来制止。
 
  我们一直玩到天渐渐地暗下来才会回家,四大金刚狰狞的面目真的使我们有点感到害怕。



  那一年,大雪纷飞,积雪过膝。几只硕大的老鹰被冻僵了,从灵隐参天大树上掉了下来。幸好雪厚没摔死。老师把两只已经不会动弹的老鹰带回学校的小礼堂,在礼堂中间生了一堆火取暖,总算把老鹰给救了回来。善哉!善哉!
 
  几天之后,天气晴朗。那天下午,两只老鹰在学校的上空转啊转啊,后来停在了小礼堂的屋顶上,久久不肯离去,大家称奇。有个年长的老师说,老鹰一般是不栖屋顶的。灵隐的老鹰很有灵性,是来感谢救命之恩的。



  岁月沧桑,斗转星移。我见证了1958年大跃进时的大练钢铁,砸了灵隐后山的五代坟,搬砖建炉、窃棺为柴、抛尸野外,练了一堆废铁圪塔。作孽!作孽!
 
  我见证了灵隐寺山门外的天外天饭店,从一家路边包子铺发展成杭州市有名的酒店。



1965年大雄宝殿前杭五中初中毕业照




  我见证了1966年的破四旧运动。杭四中、杭二中的红卫兵包围了灵隐寺,手持铁锤棍棒要砸了大雄宝殿。周总理下令保护,避免了一场劫难。
 
  那年,灵隐寺砌砖封门,僧人被强迫还俗。灵隐寺一封就是八年,直到1974年西哈努克亲王上灵隐寺礼佛,寺院的佛殿才被启封。当时杭州人有句话“(1972年)尼克松来了,解放了岳飞,西哈努克来了,解放了如来佛。”

  我见证了1975年灵隐寺大修,油彩一新,菩萨重贴金身,大雄宝殿金光灿烂蓬荜生辉。



  1982年,我移民海外,临行前专程又去了一次灵隐寺,敬香礼佛,祈求诸佛菩萨护佑。



  2015年,我到灵隐寺敬香还愿。我的发小117医院的秦修裴医师,为我拍摄了此照,还请我吃了斋饭。她在灵隐寺医务室发挥余热,悬壶济世,行善积德。
 
灵隐六十三年前,红尘沧桑一瞬间。
如来观音怜苍生,虔香叩首佛堂缘。

——巴西阿雷格里港市李玉龙





往期回顾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缘来在此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一寺一书室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念佛的八哥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我心目中的灵隐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儿时爸爸的教育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叶落归根 广结善缘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懂得感恩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寻找心灵迷失的方向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念佛的力量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佛化婚礼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寻觅香云海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降伏其心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云林茶修之乐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我与灵隐情缘
▲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感知生灵


编辑 | 妙莲
责编 | 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