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一生的情缘
编辑:王华 日期:2019-09-22 09:09

  

  编者按:

  每一张照片,或是一个历史瞬间,或是一个时代符号,或是一段温暖光阴的记忆,叙述一段段往事。在杭州灵隐寺佛教传统文化的浸润和滋养下,您一定会许多收获。请你一起来抒写“我与灵隐的故事”。

  杭州灵隐寺、都市快报社联合主办,杭州风行视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协办“影像·记忆·感恩杭州——我与灵隐”征稿活动,许多民众积极投稿。他们用照片、故事来讲述自己眼里的灵隐。今天刊登上海张文君、杭州姚坚定的投稿——一生的情缘。



01

  我大学毕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杭州一所研究所里。那时,我听姐夫说,每一座寺院都有一座大雄宝殿,灵隐寺的大雄宝殿特别壮观。我怀着新奇的心情,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去了灵隐寺。

  当我走进灵隐寺大雄宝殿的那一刻,佛像的高大和庄严顿时吸引了我。释迦牟尼佛的笑容是那么慈悲和亲切,他的眼睛像活着一样,不管我走到哪个方向,佛陀都在微笑地注视着我,使我的内心充满了无尽的喜悦。



  在高大的释迦牟尼佛像前,我自然而然地双掌合十,虔诚跪拜。从此,我和灵隐寺就结了缘。每星期,我都会去;每次去,内心的欢喜都会油然而生。释迦牟尼佛的微笑和眼神,更是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

  在杭州工作两年后,我去了北京。回杭州的次数少了,一年也就一两次。远在北京,我时常会想到,我已经多久没有去灵隐寺了?每次回杭州的第一件事,必定是去灵隐寺。走进大雄宝殿,见到佛祖就像见到久违了的亲人一般,内心充满了无尽的喜悦和温暖!看看寺内的每一棵树,每一棵草,都觉得分外亲切!



  我在北京找到了男朋友。杭州西湖的美。让他赞叹。那一年的除夕,我带他到灵隐寺烧头香,那场面更是让他非常震惊。从此,去灵隐寺的足迹里便有了他。

  之后,孩子要降生了。我选择到杭州省妇产医院生产。我的孩子在杭州平安地降生。满百天时,我抱着儿子来到了灵隐寺。至此,我们一家人都和灵隐寺结了缘。此后,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我都会带着儿子回家,在灵隐寺留下了我们许多的身影。


 
杭州出生的儿子 
(拍摄时间:2004年5月26日)

  杭州灵隐寺的大雄宝殿,固然是刻在了我的心里。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灵隐寺“咫尺西天”的墙。我没有唐玄奘徒步西行的壮举,但我到了这里犹如到了佛国胜境一般,内心一切释然,唯有佛祖在我心中!

  我在北京生活了将近20年。北京—杭州—灵隐—北京。

  由于工作的需要,我们夫妇来到了上海。我的内心有些兴奋,离杭州近了。每一个节假日,杭州成了我们不二的选择。到杭州的第二天,一定会去灵隐寺,这成了我们家的惯例。



  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杭州灵隐寺从保护环境出发,开始给每一个香客免费赠送三支清香,我们全家称赞灵隐寺做得真好!

  也记不得是哪一年,我们发现灵隐寺有了微信公众号。从此,我每天阅读灵隐寺的微信,在微信里,我学到很多佛教知识,了解了灵隐寺的许多信息。在微信上,经常看到灵隐寺会有讲经会,各种佛事,各种培训,还有义工的照片。灵隐寺的这个微信太棒了,无论我们身在何处,都能和灵隐寺相互沟通。有一天,我在微信里看见了一张大雄宝殿佛像的全身像,我小心地收藏了这张图片,我感觉只要我心生一念,就到了灵隐寺的大雄宝殿。



  也记不得什么时候,灵隐寺招幕志工讲解员,让我的眼眶充满了泪水。因为我曾经亲眼目睹一个导游,嘲笑他带团的成员,一家三口人只给佛祖敬了一枝花,说他们一付穷酸相,他的那种鄙视的神情和扭动着全身的动作,至今历历在目,深深地刺痛了我。当我看到灵隐寺培养出自己的志工讲解员,我很想参加,把自己学到的佛教知识再传播给大众,这件事情多么有意义啊!

  不久前,我又在微信上看到,每月初一和十五前天夜里开门到凌晨两点,深夜静悄悄,有佛菩萨相伴,一心念佛,阿弥陀佛,声声入耳……



  有天晚上,我在电视上看到了《航拍中国—浙江省》。美丽的西湖,钱江新城的夜景,灯光闪烁。有一个镜头像北京鸟巢,有一个像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灿烂夺目。杭州的城市建设融入了北京、上海的元素,我已经把这三个地方融为一体。

  时代在飞速的发展。杭州已向世界伸出欢迎的双臂。西湖的秀美,现代的钱江新城,古老的灵隐寺,在时代的大洪流中,尽情地展现着各自的魅力,而千年古剎灵隐寺,更是我一生的情缘!

                        ——上海 张文君



02

  我年过七十,是杭州萧山沙地人。每年每当拿到杭州灵隐寺光泉大和尚题写的祈福挂历,我就有说不出的满足,心里默默祝福祖国更加强大,天下百姓更加富裕安康。



 
  对生活在萧山沙地广大百姓来说,杭州灵隐寺是他们心目中向往的地方。沙地是钱塘江南岸围垦区,原来这里的老百姓虽然住草舍吃番薯萝卜,每年还是会结伴成队去杭州灵隐寺敬香。沙地人经济富裕之后,也在自己的家乡盖起了如灵隐寺一般金碧辉煌的寺院。



  小的时候,我有一个舅舅在杭州官巷口最高的楼房里工作,即杭州市果品公司里做会计。我母亲带着我去杭州玩,舅舅一定会陪着我们。我坐着舅舅的自行车,沿着西湖北山街慢慢骑向灵隐。舅舅告诉我,西湖的白堤、苏堤是为纪念白居易、苏东坡而取名的,因为他们对杭州有贡献。舅舅告诉我,灵隐寺有一千多年历史,是杭州的文脉所在。五十多年前,杭州灵隐寺不像现在,每天游客人山人海的。



  “我来悦人金天界,三丈蒸炎半点无。”当年白居易游览了西湖灵隐寺后,被灵隐寺的肃穆,被虔诚的香火所感染,仿佛置身于佛国的金光世界,就连身在三伏天的他,也感周身清凉。我每到灵隐寺也有这种感受,身心都会沉浸在清凉世界之中。

  我的爷爷和外婆、母亲、舅舅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他们从小教育我心要善。尤其是母亲,她晚年每日吃素念佛,有点结余都捐钱给寺院。母亲发挥会做衣服的特长,给很多佛菩萨做了外衣。她嘴边常挂一句话“行的春风有夏雨,采来秋果避冬霜。意思是你想别人帮助你,你首先要帮助别人。我把母亲的话牢牢记在心中。长大以后,我有幸当了一名教师,佛教智慧给了我幸福的人生。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我到过很多寺院,如北京的雍和宫、南京的栖霞寺等。我爱好文学,爱好写作。我的散文集《沙地百年》已经出版,接下来我要写《走进沙地人的佛国世界》,以反映我母亲那一代人的菩萨憧憬。

                      ——杭州 姚坚定
 
 




编辑 | 妙莲
责编 | 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