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刊登 | 我与灵隐的故事——悠悠岁月 我心依故
编辑:王华 日期:2019-09-22 13:42

 

  每一张照片,或是一个历史瞬间,或是一个时代符号,或是一段温暖光阴的记忆,叙述一段段往事。在杭州灵隐寺佛教传统文化的浸润和滋养下,您一定会许多收获。请你一起来抒写“我与灵隐的故事”。

  杭州灵隐寺、都市快报社联合主办,杭州风行视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协办“影像·记忆·感恩杭州——我与灵隐”征稿活动,许多民众积极投稿。他们用照片、故事来讲述自己眼里的灵隐。今天刊登杭州陈一峰、重庆袁媛的投稿——悠悠岁月 我心依故。


 
  悠悠岁月,总是给人留下许多的美好的回忆。不管生活习俗如何改变,对于我来说,大年初一出行,一定会选择去灵隐寺。



  戊戌正月初一,喜降大雪,我早早地就来到了灵隐寺。比我来的更早的是苏南地区来的大群香客。

  江南水鱼米之乡,杭嘉湖一带的农事以蚕桑为主,香客们视杭州为佛地,祈求蚕桑安吉,求菩萨保佑,祈得荫福、牲畜兴旺、四季平安。



  每逢香市,自武林门、松木场、经昭庆寺到灵隐,沿途摆满各种货摊,贩卖各种用具、土产、玩具等,为时一月有余,延绵数里,道为之塞。杭州天竺香市,曾是清代钱塘十八景之一,还曾是西湖春季最热闹的民间庙会。

  香市时节,香客团身穿蓝布衫,肩挎黄布袋,脚穿青布鞋,头包花头巾,在天竺路上排着队缓缓前行,成为独特的一景。

  杭州天竺香市起于农历二月初二的花神节朝,尽于端午,香客云集成市。后来,香市渐渐不拘于特定的期限,每到节典便自成规模。



  雍正《西湖志》卷四记载:“由下竺而进,夹道溪流有声,所在多山桥野店。方春时,乡民扶老携幼,焚香顶礼以祝丰年。香车宝马络绎于道,更有自远方负担而至者,名曰‘香客’。”



  我第一次去灵隐寺,是在三十多年前的一个盛夏。穿过山门,院前满目樟柏绿意,光影流动。当时有规定,不允许游人在飞来峰与菩萨合影拍照,我只能将细碎的片段记于脑海。

  同年冬月,我再度造访灵隐,正遇上一股寒流席卷杭城。我和同行友人走在法云路的石板路上,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灵隐寺天王殿前红色的山茶花却令人心生温暖。仔细端详寒风中的略显单薄的山茶花蕾,她正积蓄着绽放的力量。

  飞来峰下不知名的野藤,不甘寂寞地攀附于顽石树木枝干之上,展现出一种饱满的生命力。



  灵隐寺的钟声、清幽的山林和飞来峰清澈的涓涓细流,令人心旷神怡,也正是各地香客向往灵隐的原因所在。



绕座法轮明宝月;
盈阶甘雨散华天。
——清乾隆题


 
  感慨我的幸运,居然遇见了戊戌正月的第一场大雪,让我领略了千年古刹那份灵气。

  生命的本质在于追求人生的快乐。生命各有变迁。人生中分秒闪现的岔路,有时候都来不及告别。不知不觉中走出了山门,思绪无限。惟愿红尘过往:淡看流年烟火,细品静好人生。

      —— 杭州 陈一峰





  2011年至2015年,我在绍兴工作了四年,工作比较轻松,加之交通便捷,常常去杭州游玩。在我心中,除了故乡重庆,最喜欢的城市就是杭州了,我最喜欢杭州西湖的雪。

  杭城人文景观丰富多彩。我的偶像苏东坡先生在杭州也留下了不少的印记。



  我喜欢在西湖岸边走走,也喜欢在湖边长凳上坐坐,看那水光潋滟,看那山色空濛,西湖的水就那么温情地流淌。从古到今,多少文人骚客为它感叹,西湖就是吟不完的诗,唱不完的词。



  杭州灵隐寺是我最爱去的地方,绿树成荫,清溪潺潺,佛音袅袅,雪天的灵隐简直就是都市中的世外桃源。



  每次到灵隐寺,我都会去每一个殿堂礼拜。我在佛前跪拜,心中默默地祈求重庆的家人平安。在佛香缭绕之中,总有神奇的力量,让独在异乡的我感觉心安和温暖。



  漫步灵隐景区,飞来峰岩壁上的神像古朴庄严,它们在这里存留了千年。千百年来,灵隐寺见证了朝代的更替,饱受磨难,屡毁屡建,历经鼎盛与荒寂,但是,佛教的教规和禅风历经千年而不衰。


 
 
  2013年从灵隐寺请回的经书 我至今保存

  当年,我在灵隐寺请回了开光紫檀手串,有幸领回一本经册,我一直保存着。回想在浙江工作的四年,一直顺顺利利,深深感念灵隐诸佛菩萨的恩泽。

  诗人白居易说:“江南忆,最忆是杭州。”是的,我对杭州有着深深的眷念。祝福杭州越来越好,祈愿千年古刹灵隐香火永远鼎盛,佑我中华国泰民安。 

          —— 重庆 袁媛




编辑 | 妙莲
责编 | 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