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处 宇宙人生的实相——胜义谛
编辑:王华 日期:2020-01-13 15:20

 释智德  

  二谛,指真谛与俗谛。并称真俗二谛。谛,谓真实不虚之理。真谛,又作胜义谛、第一义谛,即出世间之真理。

  胜义谛是宇宙人生的实相,有为法的共相,是菩提、涅槃,大圣佛陀圆满成就的真实性,如所有性。他是平等一味,远离一切虚妄相,甚深甚细的,所以《法华经》云:“唯佛与佛,乃能究竟诸法实相。”



  胜义谛是大乘的一实相印
  胜义谛是大乘的一实相印,衡量大乘佛法的标准。是真如佛性,如来已经显示出来,众生有惑障故未显,我们修学佛法的目的,就是要圆满的使他显露出来,若无胜义谛,众生修行也是徒劳,大乘佛法不能建立,诸佛世尊亦不能依胜义谛广为众生说度生死的法门。

  《中论颂》亦说:“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依胜义谛,二依世俗谛。”胜义谛在佛法中的地位,由此可见。



  胜义谛是离言无二相
  胜义谛是离言无二相。所谓二相者,就是众生的边执见,如常、断、有、无、有为、无为等对立的两边。执着两边是错误的,为大乘佛法所不许,佛法是讲中道的,是修证佛法者必须抛弃的,远离这些边见,即谓无二相。胜义谛就是离开了二相的无二。凡是言说的有为、无为,都是语言的,观念的。概念上的有为、无为,非事实上的有为、无为。言语观念不能诠表,譬如说火不能烧嘴,想火不能烧脑,所以言论上的有为、无为是世俗谛相,不了义相;事实上的有为、无为。才是胜义谛相,最了义相,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离言法性。胜义谛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一堕言辞即成戏论,是遍计性,生灭法,非胜义谛了。

  即使是这样,我们的佛陀以大慈佛眼,观见众生因乐著言语戏论,对胜义谛迷昧无知,起惑造业,徘徊于生死长夜之中,无法出离,为了众生得到光明,脱离生死,了证无生,故于离言的胜义谛起大言说,借名句文建立三乘教法,施设八万法门,使众生能够闻思修证胜义谛相,从不同的方便门,趣入究竟圆满的离言法性大乐城中。

  一切众生未得无漏智慧,不能了知离言法性,一有见闻便坚固执著,言实有,说虚无,而成为与胜义谛相背离的“二相”,即遍计所执,不可能证得离言法性。若欲证得胜义谛相,须待重新如理观察。要象已得无漏智慧的圣者那样,如实了知离言法性,虽有见闻,亦不执著,知是如幻如化,缘生缘灭,不起有无、虚实、真妄等分别,但为如实表知离言法性的义理,不得不于离言法性起诸言说,以便如理通达后,得证离言法性。

  所以,胜义谛离诸言语,对他起言说是度生的方便;是真实无二相的,如果有二相,那是异生对他的错误认识。胜义谛是一切圣者内自所证的境界,即根本智亲证的真如。这种境界,说不出,言不中,不能推度,比量,是现量实性境。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若有寻求思量便是异生间接所知的变相真如。寻思的境界是变化无常的虚妄境,不是圣者内证的无为境界,所以,胜义谛是超过一切寻思所行境相,是无相所行的境相。

  有相所行,是世俗谛相,不是诸法的实相,如《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离言法性,本身离言,是绝诸表示的,息诸诤论的。诸外道众聚在一处,为欲证得胜义谛相,对胜义谛思维观察,讨论商议,因见解各一,观点互异而发生争论,导致口角斗争,互相伤害,不欢而散。这些外道本欲大家一处共研胜义谛相,却大动干戈,弄得烦恼重重。究其原因,是由于对胜义谛愚昧不晓,一无所知。当知胜义谛虽是离言无性,却可以通过断惑证真而证得他。



  胜义谛与诸有为不是一体
  胜义谛与诸有为不是一体。因他不随诸有为法的染污而染污,无论诸有为相如何的千变万化,百转千移,他都保持如如不动,一尘不染,洁身自爱的高风亮节。如果说胜义谛与诸有为相是一体的,众生时时刻刻在在处处的所见所闻无不是有为相法,那么众生也就时刻不离的得见胜义谛了。

  既然见了胜义谛,无上方便,菩提涅槃也就证到了。事实上众生未见胜义谛,亦不见菩提涅槃的影子,还处在生死烦恼的此岸,以此钢铁般的事实证明胜义谛相与有为相法不是一体。胜义谛与诸有为相法也不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东西。

  胜义谛相是诸有为法的共同之相,能贯穿于每一位有为法,也就是说个个有为法都能体现胜义谛。因此,他两之间有甚深的,密切的关系,并不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东西。假如胜义谛与诸有为相法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东西,那么已经见到胜义谛相的圣者,也无需乎除遣诸染污行相,因二者不相关,遣亦无用,徒劳身心,劳而无益。但是,不遣行相,当是染污。圣者是染污的,何以名圣者,与真正染污的异生有何区别?又因为染污,烦恼所知二障便不能断除,无上方便菩提涅槃也没有证得的希望。事实上一切圣者,已离欲恶不善法,是清净无染的,已得见谛,已遣行相,能够证得安稳涅槃无上菩提。所以胜义谛与诸有为相不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东西。胜义谛与诸有为相不是同一体的,又不是互异体的,那么它两之间决定是非一非不一,非异非不异,不一不异的微妙难思的关系。

  胜解行地的菩萨,只是已具足了资粮,为求见道而加功用行,还未见道,于胜义谛微细甚深,超过诸行一异性相不能如实了知,不能知道胜义谛与有为法的关系如何,不可能得证胜义谛相,胜解行地的菩萨尚且这样,更不用说我等资粮欠缺的众生了。



  胜义谛相是遍一切一味相
  胜义谛相是遍一切一味相。蕴处界等诸有为法中,他们虽然有千差万别的相貌,但他们的自性,实性却是清净得不得了,不染一尘。这清净的实性,即是胜义谛所缘的境界。也即是胜义谛遍藏于诸有为法中,真如、胜义、法无我性,此三无为法是异名同体,他们普遍于蕴处界等有为法中,都是平等的,一味的,一视同仁的对待有为法中的每一法。

  如果说真如,胜义、法无我性不普遍于诸有为法中,就充分说明真如等三无为法,是和有为法一样,从因缘所生,是众同分性质的法,仅是自个儿的存在,不能互相遍入。胜义谛若从因缘生,定是有为法,有为法自然不是胜义谛,胜义谛不是胜义谛,而是有为的世俗谛,那才怪得很呢!还能从哪里再找出胜义谛来呢?事实上胜义谛就是胜义谛,是不可言言,不可意意的,是普遍于一切,平等一味的。



  多闻熏习胜义谛
  胜义谛相,虽然是微细最微细的,甚深最甚深的,难通达最难通达的。但我们可以多闻熏习胜义谛的道理,从闻思修入三摩地,用定水洗去覆盖在胜义谛上的一切惑垢,有朝一日把惑垢洗尽,我们也就证得了,与胜义谛形影不离,朝夕相处。

  我们现在不用担心能不能证得胜义谛,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能不能“念念不忘依戒、依法、精进修行”。





编辑|妙莲
责编|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