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新志》卷八·艺文
编辑:性恩行者 日期:2010-04-26 23:16

 卷八  艺文

 

   《灵隐寺志》有云:“从古圣贤负佛祖慧命为人天眼目者,往往远城市而居山林,非耽名胜,重道场也。道场为庄严法定陶铸神子之地……故古刹必在名山,不惟使皈心清道者得山水清回之气以资其禅定,且使遨游山水者瞻仰绀宇以发其道心,然则助道因缘莫名山若也。”灵隐寺之托迹于名山,不但“神子”清心,而且游子云集,自古以来,文人墨客瞻仰名山并为之吟颂者难以数计。“自晋开基,湖山增色,宝马香车,不绝于道,高人奇士,率多记述。”苏轼称:“香山居士留遗迹,天竺禅师有作家”,指出既有白居易那样的文人留下遗篇,也有不少文学上有成就的诗僧、文僧、禅艺双全的禅师,恰好为丰富的名山艺文作了注解。

文 选

    重建云林寺记    清·朱嘉猷

灵隐寺在今杭州武林山,距城十余里,其山控湖扼江,有龙盘凤翥之状。东晋咸和元年,天竺僧慧理至武林见飞来峰而叹曰:“此为天竺灵鹫峰小岭,不知何代飞来?”徘徊久之,于是结山水之因缘,辟仙灵之区宅,连建五刹,灵鹫、灵山、灵峰等,或废或更,惟灵隐独存。后因年久颓废,寺毁僧散,复经永明延寿禅师重为开拓,殿宇一新。宋宣和五年闰二月八日正殿被焚,九年,住持曇瓒建复旧观。旋于前明隆庆三年毁于雷火。万历壬午住持如通开讲说法,士庶云集,鸠工庀材,百废俱兴,越五年而竣事。国朝顺治六年住持具德和尚重加修整,殿宇一新。戊戌年大殿遇灾,至辛丑七月十七日大殿与天王殿同日兴建,不三年而各殿具成,今于嘉庆二十一年八月二十九日大殿又遭焚毁,沿及行宫、观音各殿,奈工程浩大,建复綦难,住持仪谦坚金刚心,发勇猛力,不避风雨寒暑,沿街拜经叩募,两载以来,诚心感格上苍护佑,奉仁宗睿皇帝恩,赏给运库帑银一万两,余听该住持募化,以资建复。旋荷各大宪首先创捐银一万数千两,至道光元年正月,经四所众商金肇新等仰体皇恩宪德,呈请每引捐银三分为复建之资……。于道光三年七月初七日破土兴工,承办数载,不独大殿建复,涣然悉循其旧,并两旁之行宫,观音殿一并复建,前至天王殿及西戒堂,下罗汉堂五十四间,按查碑记式样,逐一补装,周围佛像严丽,金碧辉煌,以补前建之不足。共计建造修葺数十余进,自内至外,各殿、各堂、各楼、各亭、各寮、各舍、脱体更新。讵于七年正月二十五日头山门又被邻火沿焚,兴大工未竣,经董事等复捐资购置焚毁民地,添建照墙,并于山门两旁置买余地,建设水弄,又将山门建复一新,得不连民屋,尤壮观瞻,更避风烟,而资经久。

 

诗 咏:

            云林山

           清·陈时

    灵苑种金莲,仙居上石笋,

我闻理公言,仙灵所栖隐,

一杵云林钟,白云四山引。

 

    寿具和尚并贺大殿落成

      明末清初·张岱

飞来石上白猿立,石自呼猿猿應石;

具德和尚行脚来,山鬼啾啾寺前泣。

生公叱石同叱羊,沙飞石走山奔忙;

驱使万灵皆辟易,火龙为之开洪荒。

正德初年有簿对,八万今当增一倍,

谈笑之间事已成,和尚功德可思议。

黄金大地破悭贪,聚米成丘粟若山;

万人团簇如蜂蚁,和尚植杖意自闲。

余见催科祗数贯,具官敲樸加锻炼;

白粮升合尚怒呼,如坻如京不盈半。

忆昔访师坐法堂,赫蹄数寸来丹阳;

和尚声色不易动,策令侍者开仓场。

去不移时阶戺乱,白粲驮来五百担,

上仓斗斛寂无声,千百人夫顷刻散。

米不追呼人不系,送到座前猶屏气;

公侯福德将相才,罗汉神通菩萨慧。

如此工程非戏谑,向师颂之师不诺;

但言佛自有因缘,老僧只怕因果错。

余自闻言请受记,阿难本是如来弟,

与师同住五百年,挟取飞来复飞去。

 

                   灵隐寺

                  清帝玄烨

灵山含秀色,鹫岭起嵯峨,梵宇盤空出,香云绕地多。

开襟对层碧,下马抚烟籮;羽卫闲来往,非同问法过。

 

                   题灵隐寺

                   清帝弘历

灵隐古禅林,佳称乃自今;佛原泯名象,天与辟幽深。

奇迹惊初见,清闲试重寻;峣峦先陟顶,静室一开襟。

 

《晦山诗选》

                  慧理开山祖塔

欲表灵峰异,迦维特地来;双猿呼洞出,五寺凿云开。

石塔光溪口,全身听壑雷;到山先觌面,谁虑没茺菜。

                  大殿前石塔

矗出如双阕,浮图耸殿阴;悉檀钱氏物,标榜永明心。

八面雕镂古,千龄剥锈深;巨鳌擎不倦,劫海擁狮林。

                    莲花峰

崔嵬最高顶,奇石水经传;乱吸千峰翠,平开十丈莲。

冰霜鲜腊月,台座逼空天;信是灵山物,拈来不记年。

 

《却非诗选》

                   感怀呈月上人

一亩闲田地,二分砌石台;种瓜兼种竹,栽树复栽梅。

不共孤山隐,能招白鹤回,红尘飞不到,寐语乱嘲诙。

                 初阳台怀葛洪

抱朴虽云隐,当年日负薪;一经成铁汉,百炼作金人。

九转玄丹火,三花阆苑春;初阳曾一梦,草木忽陈尘。

          冷泉亭送客

浮生各自有前程,亭下劳劳送客行;

莫道热肠冷如水,出山空失在山清。

                     答巨赞来书

    浮生逢末劫,据事應三斟;破瓦伏凉鼠,瓜田避道心。

    立身同美玉,择木似良禽;莫昧于来去,古人耻拾金。

              赠懿晖居士

    只因妄念纵贪瞋,失笑凡愚昧本真;

    顽石点头疑见鬼,悟心芥子可通神。

天堂地狱原无碍,玉碗冰壶岂有尘;

处处唯心皆净土,衣珠何日不随身。

             

九里松间不二门,飞来怪石见今存;

呼猿洞口人何在,屐齿斑斑石上痕;

自觉不来还不去,方知无死即无生。

谁将天理鉴人心,苦海浮沉几浅深;

果是悬崖能勒马,风波险处好登临。

           西湖怀古

武林佳境西湖西,十里湖光苏白堤;

怪石波波相映碧,游人啼鸟总如迷。

六桥锁断三潭印,两岸分垂万柳齐;

却喜春风吹又至,数枝高舞数枝低。

      和刘倚仁居士见赠韵

凉月下弦尚五更,捣衣砧上漏秋声;

悠悠客梦他乡泪,点点秋萤古渡明。

浮世未忘因有我,此身非相且无名;

寸絲不挂又何物,斯事谁能定重轻。

           自题画像

忆昔行军入下关,誓将殉国不生还;

两肩虚置头颅在,六尺空留天地间。

但得身心俱解脱,任他日月报循环;

自从放下屠刀后,是是非非了不干。

                谢钱化佛赠石像

昔年钱化佛,今点石成人;已觉梦中梦,方知身外身。

古今原不朽,无地可同春;永作名山宝,重逾掌上珍。

      和王阳明探桃源原韵

屐入桃源路转余,征尘扑簌落轻纱;

花枝婀娜翻青浪,月色空濛映紫霞。

别有洞天非宝所,却无余地著奢华;

百年一梦惊弹指,小憩何曾是我家。

     和张宗载居士学佛原韵

真人无位孰称尊,终日旋乾复转坤;

一切众生原是佛,只因埋没自灵根。

能在尘中不染尘,何妨终日入沉沦;

不曾忘却来时道,莫问桃源更问津。

                   退居口占

了却人间事,随缘度此生;念空心易足,爱伏自忘情。

来去一无碍,是非两不争;仔肩今放下,更觉一身轻。

名山今后事,护法仰人天;戒定慧为继,贪嗔痴了然。

沙盘日扶起,衣钵自相传;感此书遗托,前贤护后贤。

                       (选自却非《萍栖诗抄》)

《巨赞诗选》

    一九三七年冬题宁乡寒铁生余楼

为厌浮沉湖海梦,来傍僧舍结芦庐;

岳云千絮凝檐碧,泻水一泓映座舒。

楼外诸山无捷径,室中万卷间梵书;

回看车马纷驰迹,袖手高吟意豁如。

九州沉陆滋蛇豕,绝脰刳肠亿万夫;

文物忍看沦敌手,江山默祝复康衢。

挥戈反日思良将,袒臂高呼待硕儒;

寄语山林深密处,倾危大厦要君扶。

一九三八初夏泻山道中

叱牛声里沟渠满,蛙鼓莺簧赚客听;

长板桥头村树密,碧流萦绕万山青。

一九四零年秋从桂林月牙山寺

疑入蓬瀛路,浑忘岁月迁;

襟江澄碧濑,不用买山钱。

        经桂林开元寺废址

空王原不计行藏,种福无田实可伤;

舍利函空秋露冷,金刚碑仆月华凉。

难凭胜侣穷生死,孰识残灰体断常;

极目神州无限泪,桂江日夜泻汪浪。

            感 赋

道高一尺魔一丈,吠怪憎贤古已然;

尼父周游曾削迹,达摩面壁辍谈禅。

精金岂却炉锤炼,大任须从穷饿肩;

独倚江楼观万汇,春来无处不芳妍。

   林素园居士以诗僧见称却赋

枇杷树下泪如绳,柳絮沾泥只自吟;

色见声求无一是,耻为人唤作诗僧。

林素园居士和章有“只缘分别恼高僧”句再却赋

名实未分白二毛,悬牌表刹亦徒劳,

中行自昔归平易,僧在真修不在高。

               与耶回教徒论人生

至理原非二,横分疵与醇,物心谁造作,善恶漫陶钧。

天国知何处,人间故有春;辞家为表法,上帝亦孤身。

友朋中有以罢道为劝着诗以答之

亡羊自昔多歧路,脱俗方为中道行;

夏绿春红何足惜,要从冰雪验人生。

一九四二年岁暮  寄怀田汉桂林

崎岖山下路,恻怛佛家情;

对镜憎华发,年来白几茎

           佛慈篇时在一九四四年秋

人生天地间,扰扰竟何为?强弱常苦斗,智愚时相欺。

乃至骨肉亲,浚井土掩之;感慨发长叹,秋月为低迟。

昨朝开经箧,鼠溺透封皮;偶置新书籍,脊背尽支离。

艺友赠佛像,肃穆仰高姿;装裱勤供养,群蚁蝕之糜。

二虫岂有恨,夫亦便其私;凭此论人事,枢要或可窥。

私为俱生惑,从之由于痴;星星如不灭,千愁万恨随。

佛陀开觉路,慧日破沉疑;入门扫诸相,痴即无所施。

心光常皎皎,处境自得宜;居家成孝悌,在位兼人师。

终日埋尘涅,终日未尝缁;是以佛慈爱,永永无穷期。

卓哉圣贤量,鑚仰信可追;感时心戚戚,蒿日陈芜辞。

         一九四六年岁首中印庵赏雪

大地无寸土,开轩门玉卮;璇花时入座,怪语不攒眉。

天际洞然朗,途中坦复夷;扶筇归灵隐,峰下矗琼枝。

     一九七五年出狱后书感

不婚不宦情如洗,独来独往无所求;

收拾乾坤归眼底,一肩担却古今愁。

一九七九年五一登香炉峰顶口占

一上炉峰未觉难,再登旅游喜相看;

仰天大笑风云变,始信吾华道路宽。

           咏怀四律

桂林诗句悔屠龙,谁识今朝剑血浓;

誇克犹存基本想,核酸尚作仿生攻。

思维未越雷池步,实验应登辩证峰;

惆怅东君仍作客,李公往矣意憧憧。

从谏如流思唐太,新时何兴沐朝阳;

多时积重今皆反,一撮凶顽已下场。

烂额焦头功可庆,徙薪曲突议谁彰;

追怀二十年前事,善意亲闻不敢忘。

上天入地求诚意,涉海探驪心更齐;

买椟还珠世所笑,忘蹄得兔意何迷。

人身未许勤分割,宇宙从来无畛畦。

安得苏秦三寸舌,指看南北与东西。

时空无限岂徒然,真理非存事物前;

旷世未闻常不变,山河竞逐众缘迁。

人生目的知多少,改造关头着祖鞭;

待到中天圆月朗,光辉普照瞎驴边。

          追怀李任公

将军宽厚播仁风,民主先驱正气崇;

香港筵前交密信,首都会外达微衷。

老成谋国为猷壮,怛恻立宗理事融;

遗爱从今传百代,追怀清德永无穷。

                              选自巨赞《还斋吟草》

 

《木鱼诗选》

深山老木已成舟,不向西湖作乐游。

應自扬帆江海去,顶风遏浪砥中流。

                              选自木鱼《灵隐寺感怀》

 

 

入殿参三世释迦,不须问过去未来,仗现在一尊,微笑拈花,指点群迷登觉岸;

开山是东晋惠理,无论为云门临济,均禅宗嫡系,顶香持戒,永传家法守丛林。

                                        海宁张宗祥撰于一九五五年三月

佛禅发无边,看我呢袒腹露胸,终归一笑;

峰飞来何处,愿人们下心低首,普渡众生。

 

苦海驾慈航,看出没众生,有登彼岸,有溺深渊,百千万劫凭缘法;

普门呈宝相,发菩提宏愿,或现宰官,或为童子,五十三参证佛心。

                               海宁张宗祥撰于一九五五年三月

宝坊阅千载常新,楼阁喜重开,依旧前台花发,清夜钟闻,东涧水流,南山云起;

胜境数西湖第一,林泉称极美,试看驼岘风高,鹫峰石峙,龙泓月印,猿洞苔斑。

峰峦或再有飞来,坐山门老等;

泉水已渐生暖意,放笑脸相迎。

                                     新昌张载阳书

布袋无双,破颜垂笑尔等,莫待龙华三会;

法门不二,大腹能容来人,全凭念佛一心。

 

悟道一念自开怀,圆舒八戒之奇,是谓因意而发,意似檀孕檀枝大慈悲门;

笑到尽头难开口,横吞五乘之粹,方知从心而出,心犹兰生兰叶多欢喜地。

 

说法现身容大度;

救出世人尽欢颜。

 

鹫峰从天竺飞来,乃生成佛地;

鹿苑弘泉唐施济,为汲引圣湖。

                                 吴兴王震书

峰从天外飞来,见一线光明,万壑松涛开觉路;

泉自石边流出,悟三生因果,十方花臧证根源。

                               武林三宝弟子王念撰

辅正摧斜,教承大觉;

震威显圣,德副群心。

 

立定脚跟,背后山头飞不去;

执持手印,眼前佛面即如来。

                               新昌张载阳书

古迹重湖山,历数名贤,最难忘白傅留诗,苏公判牍;

胜缘结香火,来游初地,莫虚负荷花十里,桂子三秋。

              一九五五年三月吉日长汀江庸撰、吴敬生书

古德此安禅,似岳镇西湖,看庭前树老,陌上花新,衲僧莫道闲机境;

林神常奉足,喜法流东土,任狮子频呻,象王蹴踏,游人只认好溪山。

                               马一浮撰并书

 

  件:

19533月杭州市佛教协会筹备会发起举行“祝愿世界和平讲经法会”,邀请上海虚云长老和玉佛寺苇舫来杭,由时年一百十四岁的虚云主持,由苇舫讲《金刚经》大义。

法会楹联

是法门龙象,是缁林领袖,在可爱祖国土地上阐扬胜谛;

为人类幸福,为世界和平,与罪恶魔鬼战斗中创造乐园。

迎请虚云和尚莅杭书

释迦已寂,獦獠不作。茫茫宇宙。倩谁顧复?

厥惟大师,人天木铎。曹溪一勺,奔腾万壑。

震旦日出,迸射光芒。幸我佛子,顧浴其光。

西子湖畔,蓬尘飞扬。北高峰顶,金麟跳躍。

瞎驴瞠前,春深万丈。有待师来,无言霹雳。

枯木龙吟,勿违宿诺。率缀芜句,敬请安乐。

恭谢虚云和尚莅杭宏化主法书

虚云老和尚慈鉴:

此次荷蒙法驾莅杭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使四众弟子得涤瑕荡垢,重见光明,并进一步理解宗教信仰政策与争取世界和平胜利之决心。

尤以老和尚高龄颐德,感动群众,欢喜踊跃,普沾化雨,叹未曾有,不特古刹重光,山水增色,内因外缘,诸称顺利,而我伟大教义,籍此机缘正确阐扬,佛教前途实得庆幸。更愿菩萨慈悲,不舍众生,常转法轮,同成正觉,谨致谢忱,并祝禅祉!

恭谢苇舫法师莅杭讲经书

苇舫大法师讲席:

此次我会迎请虚公老和尚莅杭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承法师慈愍,出广长舌,为诸众生宣说法要,从此般若种子遍布东南,法筵殊胜,末法希有,乃我浙佛教前途之幸事也。际兹法会胜利圆满,用特专函申谢,并颂

道安!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