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禅 | 我是侍者
编辑:王华 日期:2019-11-14 10:04

 禅宗公案

  南阳慧忠国师感念侍者为他服务了三十年,想有所报答他,助他开悟。

  一天,国师呼唤道:“侍者!”

  侍者一听国师叫他,立刻回道:“国师!做什么?”

  国师无可奈何的道:“不做什么!”

  过了一会,国师又叫道:“侍者!”

  侍者立刻回答道:“国师!做什么?”

  国师又无可奈可的道:“不做什么!”

  如是多次,国师对侍者改口叫道:“佛祖!佛祖!”

  侍者茫然不解问道:“国师!您叫谁呀?”

  国师不得已,明白开示道:“我在叫你!”

  侍者不明所以,他道:“国师!我是侍者,不是佛祖呀!”

  国师此时十分遗憾,对侍者叹道:“你将来可不要怪我辜负你,其实是你辜负我啊!”

  侍者强辩道:“国师!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辜负你,你也不会辜负我呀!”

  慧忠国师道:“事实上,你已经辜负我了。”



  参析:
  国师与侍者,谁辜负了谁,这且不论。但侍者只承认自己是侍者,不敢承担做佛祖,确实遗憾。

  禅门讲究“直下承担”,即所谓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众生之所以为众生,就是众生不敢承担做佛祖,沉沦生死,无法回家。

  老国师年高心孤,对侍者用按牛头吃草的方法,使其觉悟,无奈侍者只是侍者。



编辑|妙莲
责编 | 文卿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