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禅 | 主在甚么处?
编辑:王华 日期:2019-11-29 17:18

 

  永觉元贤禅师广录记载这样一个公案。雪岩钦禅师问高峰云:“日间浩浩时,还作得主么?”峰云:“作得主。”

  又问:“睡梦中作得主么?”峰云:“作得主。”

  又问:“正睡着时,无梦无想,无见无闻,主在甚么处?”峰无语。

  钦嘱曰:“从今日去,也不要汝学佛学法,也不要汝穷古穷今;但只饥来吃饭、困来打眠。纔眠觉来,却抖擞精神,我遮一觉主人公,毕竟在甚么处安身立命?”

  峰遂奋志入临安天目山,自誓曰:“拚一生,做个痴呆汉,决要遮一着子明白。”

  越五载,因同宿友,推枕堕地作声,廓然大悟。自谓:“如泗州见大圣,远客还故乡;元来只是旧时人,不改旧时行履处。”


 
几年止认影为真有时不见却难寻
一朝扑落从前底始识师姑是女人
 
—永觉元贤禅师偈



  天目高峰原妙禅师,十五岁即出家,后参谒雪岩祖钦禅师。有一天,雪岩问他:“你在日间醒着的时后,能够做得了主吗?”(当白天清醒时,于喧哗纷扰中,起心动念、言行举止,你都能够做得了主吗?)

  高峰回答:“做得了主。”(能作主,也就表示:不随喜怒哀乐顺逆等境界而转、面对任何境界皆不起贪嗔痴了。──这如果没有真实修行,是做不到的。)

  雪岩接着又问:“那么,当夜里作梦时,还能做得了主吗?”

  高峰答说:“也做得了主。”(即使睡梦之际,依旧能够保持正念清明而无杂染。──了不起啊!)

  雪岩再问:“正睡着时,无梦、无想、无见、无闻之际,你这个『主』在何处啊?”高峰答不出来。

  于是,雪岩便嘱咐高峰:“从今以后,也不要你钻研佛法、研读经论、穷究古今;你就只要老实修行,饿了吃饭、困了睡觉,睡醒了就立刻抖擞精神,好好地参(问问自己):“我这一觉时,主人公究竟在甚么地方安身立命啊?”

  高峰因此发奋用功,入临安天目山,狠下心来自立誓言:“拼了命尽此一生,即使做个痴呆汉,我也决定要把这个疑情弄明白。”

  就这样过了五年,有一次因同宿的道友推枕头,不慎掉落地上,发出响声,瞬间让他参透,打破疑团而大彻大悟了!自谓言:“如泗州见大圣,远客还故乡;元来只是旧时人,不改旧时行履处。”(无须外求,归家即是;从本以来,未尝远离。一切森罗万象,无非主人公之显现!举凡见闻觉知,皆乃主人公之妙用!)自此安邦定国,天下太平,一念无为,十方坐断。



  元代著名的高峰禅师,最初参禅多年一无所得,一天睡觉中醒来,忽然想起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的话头,挑起了他的疑情,七天七夜没睡,茶里饭里,静时闹时都在参。一天随众上堂,看见法堂上有个偈子:“百年三万六千日,反复原来是这汉”。豁然间一念脱落,开悟了。这就是禅宗的“破本参”。

  他下来后对老师说:“你以后不要再用棒子打我了。”老师说:“你还没有了。”他说:“那你考我嘛。”

  老师就问他:“日间浩浩时作得主么?”白天应酬周旋时作得主不?也就是八风吹得动不?高峰说:“作得主。”

  老师又问:“那晚上睡觉做梦时作得主不?”他说:“作得主。”──梦里心可以不动了。大家知道,白天理智活动清醒,容易把自己的思想管住,梦里可不同了,白天不敢做的事,梦里往往敢做,白天不动心的,梦里却会动心。所以要知道这两句话的份量。不昧己灵,又能作主是谈何容易。

  可是他的老师并没有到此为止,在人闻所未闻、想所未想的地方又逼一拶:“无梦无想时,主人公又在何处呢?”高峰答不出来了。

  高峰到天目山去闭死关,用了五年的时间才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如果我不思、我不想,这个我又在哪儿呢?以至父母未生我之前,或者烧成了灰之后,这个我还有没有,又在什么地方呢?这里就是“拈花一笑”,就是诸佛的心印。世间各宗各派在这个问题上都不能更进一步,可以说百尺竿头到了顶。但禅宗却要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要你放身舍命。不如此,怎么谈得上更进一步呢?这的确是要命之处,没有如实修行,纸上谈兵哪里能到得了这里。那些得不到解脱的。

 
 
  宣化上人说:参禅打坐,到了炉火纯青的时候,便有一种金刚的定力,不会被五欲的境界所转。这时,不贪财、不贪色、不贪名、不贪食、不贪睡。就是在梦中,也没有这种贪欲之念。在梦中能清净,这才是得到真正的好处。次而再接再厉的修行,便到无梦的境界,而成圣人。

  人在明白的时候,能做得主。外边境界来诱惑,理智坚强,定力充足,便不被境界所转。可是在梦中,就做不得主。见到鬼怕鬼,见到虎怕虎,见到财贪财,见到色爱色──就被境界转了。纵使能在梦中做得主,在病中做不得主。在病中做得主,在死中做不得主。若想在生死做得主,那就要参禅打坐。

  “公修公得,婆修婆得。”谁修谁得,不修不得。修行是凭真实功夫得来的代价,才能来去自由,心体无滞,因为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




编辑 | 妙莲
责编 | 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